典型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成彩票 > 典型案例

东莞市同X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东莞市金X花园商住开发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0-01-08

要点提示: 

以群发短信为目的的信息服务合同,若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反社会公共利益,合法有效。但即便在信息内容不违法的情况下,强迫他人接受无用的信息也是对接收者的一种侵扰,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法律的滞后性导致了目前在垃圾短信治理上的法律空白,也因此导致了垃圾短信的泛滥,要解决垃圾短信的问题,需要电信业加强自治、自律,更需要立法方面的完善。

案情:

原告:东莞市同X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同X公司”)。

被告:东莞市金X花园商住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金X公司”)。

同X公司于2004年4月16日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移动网络信息服务业务。2007年9月29日,同X公司与金X公司签订《金X国际短信发布合同》,约定由同X公司按照金X公司的指示向移动用户发送短信,发送数量为2010000条,总费用为72400元,金X公司应在2007年11月30日前付清发送费用。金X公司支付了42000元的费用后,剩余费用30400元至今未支付,双方就此发生争议。金X公司主张短信群发有损收信人的权益,属于违法业务,且同X公司未完成短信发送任务及发送内容有误,因此,拒绝支付剩余费用,但金X公司对此未提交任何证据。同X公司提交的电脑系统发送信息历史清单显示,已发送的短信数量总计为2010407条,内容包括:“东莞南城中心莞太路金X国际公寓以星级酒店打造属于您的城市梦想,最后一批55平米精装小户六千元每平米起,热线0769-2303999”、“城市中心,浪漫小户。廊桥时光国际公寓最后一批绝版50平米一房小户全城瞩目。咨询23030999”……等购房信息。 


审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同X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移动网络信息服务业务,故其具备群发短信的资质,而且,从短信内容来看,并不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或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等情形,故同X公司与金X公司签订的短信发布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双方之间形成的服务合同关系,可予以认定。虽然金X公司对同X公司发送的短信数量和内容存在异议,但其并未提交相关的证据予以证明,法院对此不予采信。同X公司提交的电脑系统发送信息历史清单则已显示同X公司完成了2010000条短信的发送,故金X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于2007年11月30日前支付发送费用。金X公司至今拖欠短信发送费用30400元,应当予以支付,并应从2007年12月1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对同X公司诉请金X公司支付短信发送费用30400元及利息,法院予以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东莞市金X花园商住开发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东莞市同X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支付短信发送费用30400元及该款利息(利息从2007年12月1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止)。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该判决现已生效。 


评析:

本案属于信息服务合同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为案涉信息服务合同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或违反社会公共利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主要体现为社会正常的政治、经济、文化秩序以及社会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一般由相关法规政策予以规制。从我国《电信条例》第57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利用电信网络制作、复制、发布、传播含有下列内容的信息:1.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2.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3.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4.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5.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的;6.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7.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8.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9.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的”。公安部、信息产业部和中国银监会发布的《关于依法开展治理手机违法短信有关工作的通知》划定了违法短信的五条标准:“1、假冒银行或银联名义发送手机违法短信进行诈骗或敲诈勒索公司财物的;2、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内容或者教唆犯罪、传授犯罪、传授犯罪方法的;3、非法销售枪支、弹药、爆炸物、走私车、毒品、迷魂药、淫秽物品、假钞、假发票或者明知是犯罪所得赃物的;4、发布假中奖、假婚介、假招聘,或者引诱、介绍他人卖淫嫖娼的;5、多次发送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以及含有其他违反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的内容的。”等法规、政策来看,在现有的法律秩序下,群发短信的行为本身并不违法,法律只是对短信内容有一定的制约。同X公司具备合法的移动网信息服务资质,该资质也没有被排除短信群发的业务,而且案涉信息从内容来看属于购房信息广告,并不存在危害国家公序、危害家庭关系、违反性道德、违反人权和人格尊严、限制经济自由、违反公平竞争等情形,故同X公司以群发信息属于违法业务拒绝支付信息服务费,理由并不充分。

笔者认为,本案争讼的短信群发业务在原、被告双方之间产生的权利义务在现行法律、法规下是很明确的,排除法律、法规所罗列的所有非法情形,短信群发不违反社会公共利益前文也已阐述,但不违反社会公共利益是否就表示对群发短信的接收者没有损害呢?

接收者使用的短信业务是基于其与相应运营商间的服务合同,其目的是实现自己的通信或其他服务需求,外来的短信可以简单的分为可以满足需求的与不能满足需求的两大类,而不能满足需求的在现行法律、法规下又可以分为合法的、非法的,但所有不能满足通信或其他服务需求的短信对接收者本人而言都是无用短信、垃圾短信,显然此部分短信致使接收者缔结该服务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已构成了服务合同履行过程中的“瑕疵”。被迫他人接收此类短信也是对接收者的一种侵扰,即使不构成违法或侵权,也构成了不道德的扰民行为。但目前对垃圾短信治理在法律上仍是空白,而由于没有专门的法律条文对垃圾短信构成要件进行明确的规定,立法缺失、制裁无据、监管不力一定程度上放任了垃圾短信的泛滥。在短信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情况下,如何控制来自不良短信的侵扰、侵害,应该引起社会各方面的重视。

笔者认为,构建治理垃圾短信的法律体系,既要加强对现行法律法规的修改和解释,也要积极制定专门法、从源头上保障电信服务市场的良性发展;既要注重实体法律的内容补充,也要完善法律程序。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第一,对垃圾短信进行法律定义,区分正常的营销短信与垃圾短信,并在立法中区别对待。在《短信息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中,垃圾短信息定义为“未经用户同意向用户发送的用户不愿意收到的短信息,或用户不能根据自己的意愿拒绝接收的短信息,主要包含未经用户同意向用户发送的商业类、广告类等短信息”,该定义明确了垃圾短信的主要构件。第二,利用和完善现行法律法规的解释和修改。例如针对利用短信进行欺诈、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侵犯知识产权等违法、犯罪行为,可以对《刑法》、《合同法》、《著作权法》、《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广告法》等法律进行专门性修改或进行相应的司法解释。第三,加强个人信息立法,确立公民安宁权、通信自由权和消费自由权,明确垃圾短信的违法性。第四,合理设计监管程序、赋予收件人诉讼主体地位,允许和鼓励垃圾短信的收件人进行集团诉讼,及时有效地保护手机用户的权益,降低政府的行政成本。第五,借鉴一些发达国家专门就垃圾短信进行立法的模式,积极制定专门法。如日本政府定制“特定电子邮件法”,禁止再次发送曾被用户拒绝的信息,否则发送者的行为将被视为妨碍电子邮件通信,有关部门可对其采取罚款等处罚措施;美国联邦电信委员会则制定法规,要求短信发送人必须事前取得收信人的同意,才能发出商业或其他宣传短信,如果违反将被告上法庭,面临处罚。我国也可以借鉴上述经验制定新的电信行业的法律。

另外,在强化立法补足之外,电信业亦应该从本行业长远发展考虑,加强行业自律。 


点评人:黄薇 

上一篇:原告丁某等诉被告东莞市星X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第三人张某等解散公司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