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调研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成彩票 > 审判调研

迟延履行利息及其法律适用

发布时间:2020-12-03

迟延履行利息及其法律适用

江涛   毋爱斌   周彬

一、问题的提出

民事诉讼法为促进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确定执行程序中迟延履行债务利息(以下简称迟延履行利息)。《民事诉讼法》第229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20072月,最高人民法院下发通知(法[2007]19号),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在制定具有金钱给付义务的民事判决书中要写明债务人给付迟延履行利息的责任,以此强化该制度的威慑力,促使债务人主动履行。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对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标准、并还比例原则作出明确规定,这对实践操作具有重要的意义。[1]不过,民事诉讼法对迟延履行利息的规定仍过于粗略,以至于执行实务中对迟延履行利息的性质、迟延履行期间的认定、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等问题认识不清,争议较大,操作混乱。执行实践中,执行通知书的制作已经“格式化”、“模板化”,可是迟延履行利息数额的确定困扰每个执行员。因为人民银行基准利率在不断发生变化,基准利率又分为不同的利率档次,利息计算属于相对专业的问题,这使得执行员只能“估算”,或者“甩包袱”,要求申请执行人提交详细的迟延履行利息计算清单,在没有大的问题情况下予以确认。如果被执行人不服,双方产生争议,则可通过执行异议程序进行救济。不过,这对执行异议审查法官来讲,也是“烫手的山药”,其作出的裁定也只能是方法上的判断,很难给出准确具体的数额。如此,使得“书本上的法”在向“实践中的法”转变过程中,变样或走形。有鉴于此,为了严格、正确地适用该法律规定,维护法院的权威和法律的尊严,本文围绕一系列执行案件、执行异议案件,[2]对迟延履行利息进行体系化研究。

二、迟延履行利息的界定

(一)迟延履行利息的性质

迟延履行利息是指人民法院在强制执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基础上,双倍计算迟延履行期间应给付金钱的利息,以保证权利人不受损失,使义务人得到惩罚。根据人大法工委对该制度的立法理由:“法律文书一旦生效,当事人就应当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不履行法定义务的,应当进行制裁,以保护对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尊严。并赋予该制度具有弥补权利人损失和对义务人惩罚的双重功能。”[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该制度是法律规定的通过对被执行人施以经济处罚,有利于提高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威慑力,起到促进债务人自动履行生效裁判,减少执行案件数量和降低执行难度的作用。[4]因而,迟延履行利息具有如下性质:

迟延履行利息具有法定性。迟延履行利息是民事诉讼法中确定的法定债务。该法定债务只有在债务人不履行法律生效文书确定的债务时才会加重债务人负担。其产生不因为当事人约定等产生,而是法律规定的强制性债务。只要符合上述条件,债务人就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迟延履行利息具有赔偿性。赔偿性体现在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人不履行确定的债务,以此使得债权人法定权利得不到及时兑现,这种情况下,法院可以通过法定程序要求债务人加倍履行债务,从而使得债权人获得一定的赔偿。

迟延履行利息具有惩罚性。民事诉讼法规定债务人双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这种双倍规定本身就是对迟延履行行为的一种制裁和惩罚,以此达到维护权利人合法利益和促进债务人主动的目的。其是通过法定双倍利息方式促进被执行人自觉履行判决、裁定等法律文书义务的强制执行措施:[5]

(二)与迟延履行利息相关概念辨析

1.迟延履行金。迟延履行金是指被执行人因未按生效的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非金钱给付义务,由法院决定要求被执行人缴纳一定数额的人民币。[6]由此可知,迟延履行利息与迟延履行金的执行是间接强制执行的方法,法院不用直接以强制的力量实现债权人的权利,而是给债务人经济上、思想上的压力,促使其自行履行债务,以实现申请执行人依生效法律文书所享有的实体权利。不过,二者明显不同:一是适用对象不同。迟延履行利息适用于具有金钱给付内容的法律文书;迟延履行金适用对象是非金钱给付内容的法律文书。二是给付的金额不同。迟延履行利息是“有限的”,需要根据同期银行利率予以确定;迟延履行金数额的“无限的”,法院依职权确定。[7]

2.罚款。民事诉讼法中规定罚款这项强制措施,其与迟延履行利息不同:一是目的不同。迟延履行利息的目的是促使被执行人积极履行给付义务;罚款措施是为了维护民事诉讼秩序。二是适用阶段不同。迟延履行利息只适用于执行程序;罚款适用于整个民事诉讼程序中,且适用于任何妨碍民事诉讼秩序的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三是数额确定方法不同。迟延履行利息大小取决于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大小和债务人拖延履行的时间长短。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基数固定,因而影响迟延履行利息大小的主要因素是债务人拖延履行的时间长短。债务人迟延履行时间越久,所要承担的加重利息越多。四是受益的主体不同。迟延履行利息受益人为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人,而罚款的受益主体为国家。

三、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

(一)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29条规定,执行法律文书指定的给付金钱义务,这一债务数额因法律文书的指定而相对确定。例如,判决书的判决主文一般会写明:

甲公司应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乙公司货款5237343.04元。

甲公司应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乙公司逾期付款利息(以本金5237343.04元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从2007年10月30日起计至判决确定付清之日止)。

……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本诉受理费61792元,保全费5000元,由乙公司承担13792元,甲公司承担52000元;反诉受理费10500元,由甲公司负担。二审诉讼费72292元,由乙公司负担16700元,甲公司负担55592元。[8]

在实务中,因个案的情况不同,表现各有不同。有因合同履行支付货款、违约金等,有借贷合同中逾期利息等。总体而言,多数判决有以下几项内容:本金、违约金、给付利息、诉讼费用。本金纳入迟延履行利息计算的基数不存在争议,而对于违约金、利息、诉讼费用是否应当纳入迟延履行利息基数应作具体分析:

1.违约金

违约金是指按照当事人的约定或者法律直接规定,一方当事人违约的,应向另一方支付的金钱。违约金的标的物是金钱(滞期费、滞纳金等同违约金)。在金钱给付义务债务中双方依约定产生。实践中,主张违约金不计入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人认为,违约金具有惩罚性质,如果计入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是属重复制裁。其实这种理解混淆了违约金与迟延履行利息的概念和责任形式。违约金是当事人双方约定的、在一方违约的情况下由违约方承担的惩罚性赔偿,其是当事人意思自治的体现。迟延履行利息是民事诉讼法强制性规定,针对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法定义务的债务人的惩戒。两者存在不同的法律关系不同的环节之中,前者以私权利为主导,双方自由约定,后者进入强制执行后,是以公权力为主导,两者不存在重复的问题。[9]因而,违约金应当纳入到迟延履行利息计算的基数中。

2.给付利息

给付利息是指原债务产生的利息。根据不同的案件,给付利息内容不同。对于给付货款的,在双方确定履行期限届满次日起计算的是逾期付款利息;对于给付借款或者贷款纠纷,给付利息一般会包括约定偿还期限内的债务利息和约定期限满以后产生的逾期贷款利息。

执行实务中,对于双方约定的债务利息应计算到迟延履行利息基数中不存在争议。不过,对于逾期利息是否纳入到迟延履行利息基数内有不同观点。有人认为逾期利息与迟延履行利息应当累计,理由是实践中法律文书中确定的逾期利息实质是违约金,它是债务人因未按期履行债务而承担的违约责任;迟延履行利息是惩罚性赔偿责任。两者法律性质相异,执行中应当同时计付。[10]也有人认为该给付利息不应当再计算到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中,原因是被执行人承担了利息,再承担迟延履行利息,这属于重复制裁,且有“利滚利、驴打滚”之嫌。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人民法院民间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通知》中规定,“出借人不得将利息计入本金谋取高利。审理中发现债权人将利息计入本金计算复利的,其利率超出第6条规定的限度时,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我们认为,第二种观点混淆了给付利息与迟延履行利息的性质。因债务产生的逾期利息是违约责任,不具有惩罚性;迟延履行利息是对不按照生效法律文书确定期限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债务而给予的惩罚。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人民法院民间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通知》中禁止复利计算是针对当事人双方合意产生的债务,避免重复计算等产生不公平。当法院判决中确定债务人应当给付本金产生的利息而债务人不履行的,其也是对法院判决的不尊重,可以给予债务人迟延履行利息的制裁。

约定履行期届满之日

生效判决确定履行期满次日

实际履行日

约定履行期届满次日

生效判决确定履行期满之日

逾期利息起算日

逾期利息截止日

迟延履行利息起算日

迟延履行利息截止日

 

3.诉讼费用

执行实务中,基于生效法律文书产生的费用,如诉讼费、保全费等是否计入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有争议。有人认为迟延履行利息的本金应当包括诉讼费用,因为诉讼费用是被执行人不履行约定或法定义务导致的,将诉讼费用计入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可以补偿申请执行人因预交诉讼费用而产生的损失。[11]有人认为不应将诉讼费计入迟延履行债务,[12]“因为预交诉讼费是民事诉讼程序对原告的要求,目的是防止当事人滥用诉权,被告并未因此受益,不产生孳息。”[13]有人认为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等应当纳入到迟延履行利息基数中,而执行申请费不作为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计算。[14]我们认为,诉讼费用不应当纳入到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中。迟延履行利息的全称为“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从文本解释来看,债务利息指因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产生的利息。以判决为例,债务利息是指判决主文中确定的给付金钱债务所产生的利息。而诉讼费用是当事人向法院缴纳的费用,与迟延履行利息的赔偿性特征不相符。如果将诉讼费用纳入迟延履行利息范畴,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被执行人的权益。同时,从便于执行角度审视,将案件受理费、保全费、执行申请费等作为迟延履行利息的本金计算,会引起被执行人的不满,对有效执行和快捷执行造成影响。

综上所述,只要在判决、裁定或其他法律文书中列明债务本金、违约金、债务利息,就应当计入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计算的基数。

(二)迟延履行利息的期间

迟延履行利息的期间,指的是迟延履行利息计算起算日到截止日这段时间。由于从案件起诉到执行,有系列时间节点,导致实践中对迟延履行利息期间的认定存在不同的做法。

1.起算时间

对于迟延履行利息起算时间,应分为两种情况:

一是法律文书确定有履行期限的,应当从法律文书指定的履行期间届满的次日起计算。《民诉意见》第293条规定:被执行人迟延履行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或迟延履行金自判决、裁定和其它法律文书指定的履行期间届满的次日起计算。

不过,实践中强制执行起算时间有不同的争论。有判决生效时间作为起始时间,有将申请执行日期作为起始时间,也有将执行通知书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作为起算时间。实际上,从判决的拘束力、执行力角度,判决生效后就不允许履行义务人继续拖延,判决给予履行义务人一定的履行期限,是从判决强制催告出发,符合公平原则。判决生效时间是债权债务的确定时间,判决履行期限是必须履行期限,不然就面临着国家的强制力,超过该期限即应当受到法律上的制裁。

迟延履行利息起算日

法院判决生效之日

申请执行之日

执行通知书做出之日

生效判决确定履行之日

生效判决确定履行次日

 

二是法律文书没有确定履行义务人履行期限的,应当以法律文书(执行依据)生效之日为给付期日,迟延履行利息应从执行依据生效之日的次日起计算。因为法律文书生效便已经确定债权债务,当事人应当履行。人民法院发出的执行通知只是在被执行人没有履行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对其履行的一种催促,并不意味着在此时被执行人才开始负有履行义务。[15]

2.截止时间

对于迟延履行利息计算的截止日期,立法上并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也做法不一。目前,主要有三种操作模式:一是法院执行通知书做出日,即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后,法院裁定执行并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该模式的特点是便于计算,具有明确的期间范围。执行法官可以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在执行通知书中确定迟延履行利息的数额。二是采取法院实际控制日,即以执行法院实际控制被执行财产的日期为截止日。该模式的观点是迟延履行利息的立法本意是促使负义务人早日履行义务,保障胜诉当事人在诉讼结果上有所保障。法院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强制措施实际控制被执行人财产后,实际上被执行人已经失去拒绝履行的能力,因而不应加重其责任,否则有失公正。三是当被申请执行人实际履行日,即以执行申请人实际上领取执行款的日期为截止日。

我们认为,迟延履行利息截止日期应当以实际履行日期为基准点,再结合个案进行灵活分析。因为对迟延履行利息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惩罚性,给到期不履行债务人以经济上的惩罚,这也是对生效法律文书的尊重。不过,实践中因个案的不同,“一刀切”式的划定可能带来不公。因此,迟延履行利息的截止日期以实际履行日为基准点,执行员灵活掌握。具体可以分为如下情况:

一是法院发出执行通知书后,被执行人便积极履行债务的。对此,迟延履行利息的数额应当以执行通知书确定的数字为准,不便再对从执行通知书制作之日到被执行人履行之日这段期间另行计算迟延履行利息。因为再行计算会增加执行的难度,被执行人也不会接受,会引发新的矛盾。

二是法院发出执行通知书后,在法院对被执行人采取拘留等强制措施后,被执行人才履行债务的,此时以实际履行债务之日为迟延履行利息的截止日期。

三是法院发出执行通知书后,法院冻结被执行人账户的,应当以冻结账户之日为迟延履行利息截止之日。因为,在账户被冻结后,被执行人已经失去对账户的控制,如果将法院账户存款划拨等事宜计算在迟延履行利息期间,系申请执行人应当容忍的期间,不应当再由被执行人承担。

四是法院发出执行通知书后,查封、扣押被执行人财产,如何确定迟延履行利息的截止日期,实践中有较大的争议。一种是“控制论”,认为被执行人已经失去对被查封、扣押财产的控制,即便想不履行都不可能,因而要求其承担迟延履行利息的制裁显然不合理。[16]一种是“归责论”,认为迟延履行利息应计算至扣押财产变现时。理由是,法院扣押财产的行为、评估拍卖过程等,正是因为债务人不积极筹措资金履行判决的“恶意”引发的,对这些程序所消耗的时间应当由被执行人自行承担。[17]我们赞同后一种观点,债权人不能在法律文书规定的日期内实现债权,其根本原因是债务人的消极履行造成的。对于法院采取查封、扣押等强制措施,以及由此引起的拍卖、变卖等程序,都是债务人自身引起的,其应当为自己的行为产生的后果负责。因而,财产被查封、扣押的情况下,无论是被执行人主动履行债务,或者是被查封、扣押财产被拍卖,或者是被执行财产以物抵债,对此都应当以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之日、被执行财产拍卖之日以及以物抵债裁定送达之日为迟延履行利息停止计算之日。

3.特殊情况的处理

1)生效法律文书中货款逾期付款利息计算期间覆盖迟延履行利息计算期间的情况

实践中,由于对迟延履行利息与逾期利息等认识不清楚,经常会出现逾期利息计算期间覆盖迟延履行利息期间的情况。判决书中将主债务的逾期付款利息期间延伸至实际付清货款之日,与迟延履行利息计算期间出现重叠。对此,有人主张应当按照法院判决执行,逾期利息应当从约定履行期限届满次日至付清日止;迟延履行利息从法院确定履行期限之日起至付清日止。[18]

我们认为,逾期利息期间应当从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应当支付利息之日至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履行期届满;迟延履行利息从法院确定履行期届满次日至付清之日。逾期付款利息计算截止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履行期满日。当事人承担民事违约责任的底线是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履行期满日。确定的履行期满后仍不履行债务的,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第229条要求债务人承担迟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责任,即支付迟延履行利息,这是生效法律文书的强制性、执行力所在。[19]因为迟延履行利息具有赔偿性和惩罚性双重属性,如果迟延履行利息与逾期利息期间重叠,会明显加重债务人的负担,有重复惩罚的特征,不符合公平原则。

2)生效法律文书中民间借款逾期付款利息计算期间覆盖迟延履行利息计算期间的情况

对于民间借贷纠纷中,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以最有利于出借人为原则,禁止复利计算。对此。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分两种情况:

一是当事人没有约定利息的,根据《合同法》第211条规定不支付利息。但是借款人在约定期限内或经出借人催告仍不还款的,出借人可以要求借款人偿付逾期利息。[20]此时,在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履行期限内仍未偿还的,从履行期限满次日起应当支付迟延履行利息。

二是当事人约定借贷利息的。如果民间借贷中当事人约定的利率要高于双倍的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就只按执行依据确定的利率计算至实际偿清债务之日止的利息,而不再按银行双倍利息计算迟延履行利息。如果当事人约定的利率低于双倍的银行同期贷款利息,申请执行人可选择按银行双倍利息计算迟延履行利息,即在指定履行期限届满之日以前依当事人约定的利率计算利息,而迟延履行后按银行双倍利息计算迟延履行利息,以未履行债权本金及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的利息之和为基数。[21]

3)对于中止执行是否计入迟延履行期间的问题

对于中止执行是否纳入迟延履行期间,执行实务中存在争议。有人认为执行中止是因出现法定事由而暂缓执行工作,并非被执行人主观故意造成的。而迟延履行利息的具有惩罚性,故中止执行的期间不计入迟延履行期间。[22]也有观点从债务人主观意愿来判断,迟延履行事实发生后,是否适用迟延履行债务利息,要看被执行人不履行义务是否是由主观意愿所造成的。[23]我们认为,执行中止期间不计入迟延履行利息期间,因为执行中止的法律后果是执行工作展示停止,而且执行中止的事由是法定事由,民事诉讼法中明确规定执行中止期间不计入执行期限。因此,从立法目的来看,执行中止不应当在惩罚的范围内,将其纳入迟延履行利息计算期间与立法目的相悖。

4)执行和解协议达成但未实际履行的如何计算迟延履行利息

由于执行和解是权利人行使处分权的结果,于是有人主张和解协议的履行期间不应计入迟延履行期间。但是,实务中绝大多数和解协议未能得到履行是因为义务人的拖延而造成的,如果和解协议的履行期间不计入迟延履行期间,权利人的合法权利难以得到保护。[24]我们认为,执行和解通常是权利人在意思自治的原则下,为了增加债权尽快实现的机会而作出一定的让步,当义务人不切实履行和解协议以致案件恢复执行时,不应当使权利人因为同意和解而遭受到实体权利的损失。因此,达成和解后未履行和解协议的,和解的期间应计入迟延履行的期间。

(三)利率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94条规定迟延履行利息采取“银行同期贷款最高利率”标准。不过,因为我国金融机构采取的是以中国人民银行基准利率为基础的浮动利率体系,因而各地、各银行、每笔贷款利率都可能有所不同。因而,实践中对银行同期贷款最高利率认定标准不一,有的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贷款基准利率中同期最高的计算,有的选择某一商业银行或信用社的同期贷款最高利率计算,有人认为应选择所有银行及信用社同期贷款利率中最高者计算。实践操作不一,造成法律适用上混乱。对此,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人民法院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的问题的批复》对迟延履行利息的利率标准做了明确规定,以“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代替“银行同期贷款最高利率”,统一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贷款基准利率,不采用商业银行浮动后的贷款利率,有利于计算的便利性和透明性。

对于此处的“同期”利率,应当从两个层面理解:一是利率应当采取迟延履行期间届满次日起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基准利率;二是与迟延履行期间同档期的贷款利率。目前,银行贷款利率根据不同期限分为不同利率档次,有半年期、一年期、一至三年期等递增状态。对此,在确定迟延履行利息时,首先应当确定利率档次,即迟延履行期限不足6个月的,按照6个月贷款利率计算;超过6个月不足1年的,按照1年期的贷款利率计算,依次类推。其次,如果在迟延履行利息计算的起止时间内,中国人民银行如果对利率进行调整,则应当根据调整利率进行分段计算。

(四)支付顺序

2009年《关于人民法院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的问题的批复》发布之前,实践中对执行款不能偿付全部债务时如何处理做法不一,有“先本后息”,也有“先息后本”。《批复》对该问题做出明确规定,“执行款不足以偿付全部债务的,应当按照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与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并还原则按比例执行,但当事人在执行和解中对清偿顺序另有约定的除外。”所谓的本息“并还原则”,指的是执行款在偿付判决中的金钱债务时,如果当事人在执行和解中就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与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的清偿顺序没有作出约定的,应当按照“利随本清”原则执行,即执行到位的执行款包含部分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及该部分金钱债务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这样实施的意义在于,它能使被执行人真切地感受到迟延履行金制度的存在,从而想方设法尽快履行,同时也避免日后单独为迟延履行金而采取执行措施。该规定适用于两种情况:

一是被执行人不能一次性履行完债务,此时,每次履行的债务中包括本金和迟延履行利息。假设,原生效法律文书中确定要求债务人承担的债务为K,此次债务人给付债权人的金钱数额为M,迟延履行期间T,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为P,此次给付的金钱中包涵的债务本金为未知数X,下次给付金钱的本金为未知数Y。此时,X=M/(1+2PT)。下次给付债务本金Y=K- M/(1+2PT)。依此类推,可以持续算出以后每次给付的本金数和迟延履行利息数。

二是被执行人全部财产不足以偿还所有债务时,各债权人应当以其债务本金与迟延履行利息总和占总债务比例进行分配。此种情况下,假设债务人财产变现后所得金钱总额为N,债务本金为R,迟延履行利息为Q,所有取得分配资格债权人本金、给付利息以及迟延履行利息总额为W,债务人应分的债务额为Y。则Y=N*R+Q/W

四、迟延履行利息适用程序

目前,现有的法律及司法解释没有对迟延履行利息的执行程序作出具体规定。实践中,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执行书中对迟延履行利息往往“高估”,此时,执行员会对迟延履行利息进行大致估算。如果申请执行人与执行员得出的结论相差较小,一般以申请执行人的数额为准;如果相差较大,则会以执行员自身计算的为准。不过,对于执行标的额大的案件,迟延履行利息可能成为当事人之间“较真”的对象,也成为案件能否顺利执结的关键点。目前,迟延履行利息计算的方法不统一,确定程序缺乏公开,当事人的知情权和参与权没有在执行体现。因此,需要程序上予以完善。

(一)迟延履行利息执行的启动

对于迟延履行利息执行的启动是采取当事人申请还是法官职权启动,存在不同观点。有观点认为迟延履行利息属于法定债务,不论当事人是否申请,法官应当主动适用;有观点认为迟延履行利息适用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而启动,当事人没有申请的,视为放弃其权利。[25]我们认为,执行程序采取的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原则,在执行程序启动方面仍应当坚持当事人申请为启动条件,不过对迟延履行利息的请求则应当从迟延履行利息的性质加以分析。迟延履行利息具有惩罚性,是对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带来的法定后果,对此属于法律文书生效后出现的新情况,不属于当事人事先所争执的对象,此时,当事人对该法定惩罚措施可能并不知情。尽管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民事判决书中增加向当事人告知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现为二百二十九条)规定内容的通知》规定,“在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判决书中要写明债务人给付迟延履行利息的责任”。但审判实践中有不少判决中并未写明,而且法院调解书基本上都未列明这一条,这会影响到当事人的知情权,可能会使被执行人因不遵守法律而获利。因此,法官对于迟延履行利息执行的启动程序应当采取当事人申请和法官释明结合的原则。不过,迟延履行利息执行的启动仍以当事人自由处分为原则,法官释明为必要补充。对此,应分情况对待:

1.判决书等已经列明如果被执行人不按确定期限履行债务,申请人可按《民事诉讼法》第229条规定要求被执行人加倍支付迟延履行利息。此时,申请执行人没有申请的,视其放弃主张迟延履行利息的权利。

2.调解书等没有列明《民事诉讼法》第229条规定的,申请执行人在执行申请书中主动提出加倍支付迟延履行利息的请求,法院通知被执行人除履行法律文书中的标的外,还要支付迟延履行利息。

3.调解书等没有列明《民事诉讼法》第229条规定的,申请执行人也没有提出主张,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主动告知申请执行人有关迟延履行规定,申请执行人表示放弃的,法院应予以支持。

4.对其他生效法律文书的申请执行时,申请执行人没有提出迟延履行利息主张的,法院应当依法释明,申请执行人增加该主张或明确放弃的,法院均应予以准许。

(二)迟延履行利息的确定程序

迟延履行利息的确定应当以法院职权确定为基础,同时充分保证执行当事人知情权和程序参与权。这是因为迟延履行利息既是民事强制执行措施又是法律责任,[26]具有法定性和惩罚性,体现的是法定之债,因而不允许执行当事人对迟延履行利息数额随意确定,尤其是防止执行申请人利用迟延履行利息牟利。对此,程序上应当如下设置:

首先,执行申请人在申请强制执行时,提出迟延履行利息的执行事项,应当提供迟延履行利息计算的详细清单,便于法院审查。对于没有能力计算出迟延履行利息的当事人,只需要列明“要求被执行人给付迟延履行利息”这一执行事项。

其次,法院应当开发整套利息计算软件,能够使得执行法官“轻而易举”计算出应当支付的迟延履行利息。同时,该软件应当能够提供迟延履行利息计算说明书,对迟延履行利息的基数、期间、分段利率等都详细说明。对此,执行员应当将法院的迟延履行利息计算说明书送达给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以供其提出异议。必要时,执行员可以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执行听证,对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期间、利率等辩论,便于法院确定。

再次,对执行员最终确定的迟延履行利息数额存在异议,告知当事人可以提出执行异议。

第三,应当准许执行当事人通过执行和解的方式确定迟延履行利息。

(三)迟延履行利息裁定的救济程序

从效率角度出发,迟延履行利息的确定由申请执行人提出,法院在执行通知书中列明具体金额。具体计算方法上文已经说明。不过,即便是法院开发出一整套迟延履行利息计算软件,也难免执行当事人对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方法、利率水平以及有不计入迟延履行利息期间的特殊情况等提出执行异议。对此,当事人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02条提出执行行为异议,要求法院进行审查。对此,法院应当通过执行听证程序,使双方都能够有充分的机会举证迟延履行的期间、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基数、标准等,并进行辩论,从而保证迟延履行利息确定的准确性。听证后,经合议庭评议,执行机构应当对执行迟延履行利息作出书面裁定。对执行异议裁定不服的,当事人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迟延履行利息这种惩罚措施对促使被执行人积极履行债务具有积极意义。不过,从迟延履行利息的法定性、惩罚性等性质来讲,法院对此应当承担起应有的担当,执行人员不能以“当事人自己事情”简单地将责任“外甩”。法院应当对迟延履行利息计算和程序运作做出统一,开发出相应的计算机软件,如在法院案件信息管理系统中设置迟延履行利息计算的子程序,执行过程中只需要执行员输入主债务数额、迟延履行利息期间等必要数据,即可自动生成被执行人应当履行的债务数额、迟延履行利息、本次清偿的本金、剩余的迟延履行利息等数据。这一方面可以减轻执行员计算的难题,另一方面可以避免争议产生,强化法律适用的统一。同时,迟延履行利息问题也应当引起立案法官、审判法官重视,在判决书、调解书的制作上,认识清楚逾期利息、迟延履行利息的不同,避免“叠加”现象出现,保障后期执行的顺利进行。

                                                    (作者系PG电子官方合作平台法官)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法释[2009]6号)中主要规定了两条:一、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时,应当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二、执行款不足以偿付全部债务的,应当根据并还原则按比例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债务与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但当事人在执行和解中对清偿顺序另有约定的除外。

[2]详见:(2009)东一法民二初字第123号;(2009)东中法民二终字第866号;(2011)东一法执异字第1号。

[3]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460页。

[4]吴兆祥等:“关于人民法院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的理解与适用”,《人民司法·应用》,第2009年第17期。

[5]吴明童主编:《民事诉讼法学新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49页。

[6]《民事诉讼法》第229条第2款:“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95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非金钱给付义务的,无论是否已给申请执行人造成损失,都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已经造成损失的,双倍补偿申请执行人已经受到的损失;没有造成损失的,迟延履行金可以由人民法院根据具体案件情况决定。”

[7]参见王敬藩:“迟延履行利息、履行金、赔偿金探讨”,《法学论坛》1995年第4期,第16-17页。

[8]2009)东一法民二初字第123号;(2009)东中法民二终字第866号。

[9]于振库、韩或博:“浅析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1年第1期,第119页。

[10]王峰:“迟延履行利息与逾期付款利息应累计”,《中国企业报》200842

[11]于振库、韩或博:“浅析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1年第1期,第120页。

[12]周修虎、侯亚伟:“谈被执行人的迟延履行责任”,《江苏经济报》2001118,第00C版。

[13]栾金娣、陈峻:“执行中迟延履行债务利息之计算——科华国际资产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仙乐斯公司工程款纠纷案”,《人民法院报》200965,第005版。

[14]刘卓江:“主动执行中迟延履行利息的性质及衍生问题研究”,《法治论坛》第21辑,第22页。

[15]陶旭东:“浅议迟延履行债务利息的执行”,载http://cqfy.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67467

[16]参见李明君:“扣押财产案件中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计算”,《人民法院报》2009710,第006版。

[17]参见李亚彬:“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应计算至扣押财产变现时——与李明君同志商榷”,《人民法院报》2009731,第006版。

[18]王峰:“迟延履行利息与逾期付款利息应累计”,《中国企业报》200842

[19]参见易继华:“逾期货款利息计算的法律适用”,载http://www.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5080

[20]《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3条规定:“公民之间的无息借款,有约定偿还期限而借款人不按期偿还,或者未约定偿还期限,但经出借人催告后借款人仍不偿还的,出借人要求借款人偿付逾期利息,应当准许。”

[21]“对执行迟延履行利息计算若干实务问题的分析”,载www.jsfy.gov.cn

[22]金峰:“迟延履行期间怎样计算”,《人民法院报》200519

[23]栾金娣、陈峻:“执行中迟延履行债务利息之计算——科华国际资产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仙乐斯公司工程款纠纷案”,《人民法院报》200965,第005版。

[24]栾金娣、陈峻:“执行中迟延履行债务利息之计算——科华国际资产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仙乐斯公司工程款纠纷案”,《人民法院报》200965,第005版。

[25]邢光虎:“执行程序中迟延履行金的适用”,《人民法院报》20091023,第006版。

[26]蓝贤勇:《民事强制执行法理论与实务》,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279页。

上一篇:刑事和解公力推进之路径重塑